当前位置:首页>战役历史

粟裕大将

日期:2020-08-31 10:54 浏览次数:1879 作者:

秋雨绵绵,齐鲁大地已有丝丝凉意。

1948年9月30日,胜利结束济南战役,粟裕率华野指挥机关回到孔圣人家乡曲阜。

这是粟裕二进曲阜。一进曲阜是济南战役前夕,粟裕在这里召开了华野前委扩大会议,统一对“攻济打援”作战方针认识。那时大战在即,粟裕满脑子装的都是“攻济”和“打援”,会议结束便去了前线,先部署“打援”,后指挥“攻济”,无暇到孔府孔林转一转,看一看。粟裕也是读书人出身,此举对“至圣先师”未免有些不恭。现在有时间了,而且华野领导人都住在孔府,可以对这个古城和这座古建筑好好瞻仰一番,聊补上次不敬。

还在筹划济南战役的时候,粟裕就提前考虑了华野下一步行动。这是粟裕战役指挥的特点,从来都是走一步想几步,丝丝紧扣,把战局不断从胜利推向更大胜利。

那是8月23日,粟裕向中央提出:“两个月以后,我们即可举力沿运河及津浦南下”,“攻占两淮及高(邮)、宝(应)”当时粟裕就考虑到了在徐州以东作战的问题。又经过一个多月的思索,粟裕认为打下济南后,华野还是兵出徐蚌线以东为宜。如果回师中原,与中原野战军会合,寻战于徐州西南,我军将受到国民党徐州和武汉两个集团夹击,处于极其不利境地。兵出徐蛛线以东,首先攻占淮阴、淮安、高邮、宝应,则可孤立徐州,亦为将来渡江作战创造有利条件。

华野“攻济打援”,徐州蒋军三个兵团担心被歼,没有北上援济。粟裕判断:这是蒋军极力避免在不利条件下与我打大仗,说明我与蒋介石展开战略决战的时机日益成熟。粟裕设想:华野兵出徐蚌线以东,再筹划一个“攻济打援”,在以足够兵力攻取两淮及高邮、宝应同时,集中华野主力于运河两岸,歼灭从徐州、海州一线来援之敌,继而进行第二步作战,攻占海州、连云港。粟裕给此战役取了个名,叫“淮海战役”。

9月24日清晨,济南城内巷战的枪声仍很激烈,但已是王耀武垂死挣扎的呻吟。华野稳操济南战役胜券了。

粟裕又是一夜未睡,他把淮海战役的设想方方面面反复考虑了几遍,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挥笔起草电报:“建议即进行淮海战役”,发往西柏坡,并报华东局、中原局。此时是早晨7点整。

了解一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解放战争中有三大战役,未必知道三大战役中规模最大、歼敌最多的是淮海战役,更不一定知道首先提出进行准海战役的是华野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

中央军委接到粟裕建议电,没有立即答复。

军委主席毛泽东反复阅读电文,点头称赞:“粟裕的设想有道理,不仅解决当面敌人,而且有利于今后打过长江去。举行淮海战役!我这个老乡气魄很大啊,胆子很大啊!”

军委副主席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说:“这封电报是粟裕个人的建议,要华野前委再讨论一下,拿一个统一意见报军委

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周恩来说:“济南战役刚刚结束,部队要休整一段时间。下一步作战不用太急,先认真作好准备。”

军委副主席兼总政治部主任刘少奇说:“我看举行淮海战役很有必要。”

毛泽东说:“要他们把徐州敌情搞清楚,把华野领导内部意见搞统一,有了这两条下一步打准海战役更有把握了。

毛、朱、周、刘等军委领导都肯定粟裕建议。

25日上午9时,毛泽东发电粟裕,要华野前委开一次可能到会的领导干部都参加的会议,讨论下一步行动问题,把最后斟酌的意见报军委。下午4时左右又发电粟裕,要他们把下一步作战地域敌情详报军委。

刘伯承、陈毅接到梁裕电报,25日中午复电粟裕并报军委同意乘胜进行。

25日晚上7点钟,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第三封电报发给粟裕,认为“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

短短36个小时,关于举行淮海战役的事,便迅速决定下来。

毛泽东电示华野再开一次像济南战役前召开的曲阜会议那样干部会,统一作战意志,调整内部关系。

遵照毛泽东指示,粟裕二进曲阜不久便在孔林召开了华野前委扩大会议。

华野前指和各兵团、纵队领导陆续进入会场。早早来到会场,正在和大家聊天。刚打了胜仗,军委又批准了华野下一步行动。粟裕经过几天休息,疲劳的身体渐渐恢复正常,精神心情都很好。部队驻在曲阜,住在孔府,开会在孔林

聊天的话题离不开孔老夫子,大家在争论:孔子是搞文的还是弄武的?

“孔子是读书人共同的祖师爷,当然是搞文的!”不少人认为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孔子有弟子三千,贤者72名

弟子不乏带兵打仗的。孔子不懂武,怎样教出懂武的学生!”当过毛泽东军事秘书的四纵政委郭化若说。

“我同意《孙子兵法》专家的看法,”张震说。郭化若研究《孙子兵法》,党内军内著名。张震接着说,“孔子活动是春秋末期,那时群雄角逐,各自称,只搞文不搞武谁会用你,孙武、苏秦、张仪都是读书人,都精通兵法。”。

粟裕也加入了讨论,说:“我看孔子是文武兼通。孔子主张‘有文事者必有武备’。他自己怎能只搞文不搞武呢?他讲授的六艺’就有‘射’和‘御'。‘射’是射箭,标准的弄武;‘御是驾驭马车。驾驭马车干什么?打仗啊,那时都是战。一个国家的战车多少,标志这个国家的强盛程度。所以‘御’也是弄武。”粟裕说得有根有据,大家点头赞同。

“粟司令不也是读书人吗,标准的孔圣人门下,战役指挥,再受到毛主席表扬,既搞文又弄武,文武双全。”王必成这么一发挥,大家的话题很自然从孔子转到了粟裕战役指挥,转到了即将进行的淮海战役。

山东兵团副司令王建安说:“上次曲阜会议,赢得济南战役胜利;这次曲阜会议,一定会带来淮海战役更大胜利。在孔圣人府上召开作战会议,我看是文武结合!”

前委扩大会议开了20天,10月5日开始,24日结束,传达贯彻中共中央政治局九月会议精神,按照中央指示开展反对无纪律无政府倾向学习和检查。

前委扩大会议期间,粟裕主持开了三次作战会议

制定淮海战役作战方针。

会议期间,10月11日,毛泽东电示华野淮海战役分三步进行:第一个作战,歼灭黄百韬兵团;第二个作战,歼灭两淮、高宝地区之敌;第三个作战,歼灭海州、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

毛泽东为淮海战役规定了作战任务,主要是消灭国民党刘峙集团主力一部,开辟苏北战场,使山东、苏北打成一片。

毛泽东在电报中分析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动向,认为他们将固守徐蚌一线及周围地区,使我军难以歼击。为此指示华野以后仍应分兵组成东西两个兵团行动,以大约5个纵队组成东兵团,在苏北、苏中作战,其余主力为西兵团,出豫皖两省,协同刘邓在中原作战。

此时筹划的淮海战役,还不是粟裕考虑的“有利条件已逐渐成熟”的南线战略决战。

古城曲阜,地面车水马龙,空中电波频射。华野前指与西柏皱中央军委之间电报不绝。

来源:

投诉建议